请输入关键字
首页   > 新闻中心  > 新闻动态

重症白血病患者的雪域“重生”路 ——北京大学人民医院“组团式” 医疗援藏纪实

[ 2020-07-20 01:09 ]

——“安吉拉,谢谢你!你让我重生!”

在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血液科病房,准备进行第五次化疗的藏族青年阿旺,今天的状态很好,向着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援藏血液专家孔军医生露出了淳朴的笑容。

孔军医生查房时,告诉阿旺第3次化疗后评估骨穿ETO基因是阴性,提示治疗效果很好。“阿旺,加油!希望一切顺利!” 阿旺激动地点点头,五个月来,重症急性白血病的艰辛治疗之路,每一步每一幕都清晰地浮现脑海。

争分夺秒 紧急收治确诊

罗桑阿旺,29岁的藏族小伙,家住在拉萨周边县区务农,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也是家里的顶梁柱。最近一个月干活时他老感觉没劲,两条腿上出现了好多出血点,在县医院一查,发现轻度贫血,血小板特别低,只有18×10^9/L(正常为100-300×10^9/L),县医院推荐他赶快到自治区人民医院就诊,并经急诊立即收入了血液科病房。

当孔军大夫第一次查房见到阿旺时,看见这个瘦弱的小伙子,下肢、腹部皮肤好多瘀斑,胸骨压痛比较明显,多年的经验让孔军意识到,这个年轻人很有可能得了急性白血病。

他立即安排住院医完善检查,当天就做了骨髓穿刺。第二天骨穿结果初步回报,跟孔大夫的猜测一样,是急性髓系白血病。在等正式报告期间,他马上跟药房申请准备化疗药,安排了中心静脉置管(用于输化疗药),以及化疗前的准备工作。当骨髓形态正式报告回报,阿旺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 M2型,化疗准备就绪即将开始。

一波三折 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出现

然而就在这时,阿旺出现了低热,C反应蛋白(反应炎症指标)也高。考虑到白血病患者免疫力低,出现了感染,孔军医生查房后立即加用抗生素。第二天阿旺体温就降到了正常。“体温正常5天,感染控制了咱们就可以开始化疗了。”孔军医生安慰着阿旺,阿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眼神充满信任。

然而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两天后阿旺再次出现发热,体温最高达40℃。化疗只好暂缓,因为感染没有控制住的情况下,上化疗只会让病情雪上加霜。

尽管加用了几乎最强的抗生素,阿旺仍高热不退。白血病患者虽然卧床,但基础代谢率要比正常人高很多,尤其是伴感染高热,对身体消耗巨大。眼看着阿旺越来越消瘦,眼窝深陷,翻身的力气都快没有了,身上的瘀斑越来越多,反复鼻出血、牙龈出血,血小板一直在个位数徘徊,凝血功能也非常不乐观。看到这一切,孔军医生心急如焚。虽然今年自治区血站可以单采血小板了,但是血源还是很紧张,很难申请到血小板,孔军医生想尽一切可以替代或者解决的办法。

抗生素已经升级3天了,阿旺仍高热不退,而且咳嗽、喘憋很明显,中流量的面罩吸氧下,血氧饱和度却仅仅勉强维持在95%左右。孔军医生听诊双下肺细湿啰音明显,马上为阿旺做了胸部CT检查,发现双肺全都白了。看着CT报告,孔军医生眉头紧锁,根据多年临床经验判断,应该不是普通细菌感染。但目前血培养和痰培养都没有阳性结果,卡氏肺孢子虫肺炎、病毒或者支原体、衣原体感染都有可能。

阿旺的情况很不好,病情危重,由于语言不通,只能让藏族住院医师次珍医生当翻译,跟阿旺的妻子交代病情。复杂的病情即使用藏语表述,也不确定她能听懂多少。阿旺的妻子只是频繁的点头,偶尔看向病床另一侧的孔军医生,眼神是那么的清澈和淳朴。病床旁,阿旺不到5岁的小儿子不谙世事的兀自玩耍,小家伙时不时抬头看看病床上虚弱的爸爸,拉一拉爸爸的手……孔军医生顿时心如刀绞,他下定决心,“我必须尽全力去救他,我也是个父亲,我不能让阿旺的两个孩子没了父亲。哪怕有一丝希望,也要努力挽回这条生命。”

拼尽全力 与死神竞速

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孔军医生跟死神来了一场赛跑。看着阿旺虚弱的状态,孔军医生只能背水一战。抗感染药物方案里加了磺胺、更昔洛韦、阿奇霉素和丙种球蛋白,就是平时说的“大包围”治疗。对于血液病危重症患者,“大包围”治疗是逼不得已的选择,但它可以为患者争取到宝贵的时间。

他每天都关注着病人的情况,与同事们不断改进治疗方案,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。同时孔军医生跟科里的医生反复讲解治疗思路,要让他们知道遇到这种情况该如何处理,为什么要这么处理,希望能将此转化为自己的救治经验。

3天过去了,阿旺仍旧高热不退,咳嗽憋气愈发加重,更严峻的是,他的白细胞涨到了20×10^9/L,急性白血病进展加快,留给大家的时间不多了!孔军医生在北京大学血液病研究所工作了8年,救治了大量的急性白血病患者,直觉告诉他,现在是加激素的时候了,不能再等了!

他当机立断让护士给阿旺静脉输注激素,第2天阿旺体温没有超过38℃,C反应蛋白也在下降,咳嗽和憋气有所减轻;第3天阿旺的体温基本正常,咳嗽、憋气进一步好转;第5天阿旺基本不咳嗽了,床旁胸片提示斑片影基本吸收。

感染控制住了!大家还未来的及高兴,检查结果提示,阿旺在服用口服化疗药的情况下,白细胞已经涨到了50×10^9/L。“不能再等了!即使冒点风险也要开始化疗了,要不急性白血病继续进展,终究会要了阿旺的命。”孔军医生说道。

风险与疗效就像天平的两端,医生反复权衡、充分论证,只是为了患者的生命健康。次珍医生再次和阿旺的妻子交代了病情,阿旺妻子冲医生点了点头,坚定地说:“都听安吉拉(藏语对医生的尊称)的。”眼里那份信任,那份真诚,令人动容。

峰回路转 功夫不负有心人

化疗开始了,因为阿旺白细胞太高,怕出现肿瘤溶解综合征,所以没有一上来就给标准的化疗方案,而是选择了先给予小剂量阿糖胞苷维持静脉输入。治疗的每一步都严谨审慎。

年轻的阿旺,身体耐受能力好,3天后白细胞降到25×10^9/L,再逐渐加用柔红霉素。阿旺是幸运的,骨髓基因检测结果回报:ETO基因阳性,这表示阿旺的急性髓系白血病是预后良好的类型,光通过化疗就有60-70%的可能性治愈。

化疗结束2周后阿旺的血小板和白细胞明显回升,提示化疗效果不错,阿旺成功度过了危险期。这条艰辛的救治之路尚未到达终点,但此后规律的化疗,一定会有一个良好的预后和未来。

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是党中央的重要战略决策,自2015年以来,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血液科已经连续5年派出专家与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风湿免疫血液科进行了深度合作。

“北大人民血液人”致力于改善西藏血液医疗及护理基础薄弱的现状,利用自己的知识技术做好“传、帮、带”工作,把规范的医疗、严谨的态度和高度的责任感带到西藏,切实提高了受援单位血液病规范化诊疗的能力。目前自治区人民医院血液科可以收治白血病、淋巴瘤和多发性骨髓瘤,基本做到了血液病“大病不出藏”,而且已经开始挑战复杂疑难血液病的治疗。像以阿旺为代表的重症血液病,在雪域高原的成功救治,更是意味着“输血型”向“造血型”的转变,意味着五年的持续帮扶,开创了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血液病治疗工作的新局面。

(供稿:北京大学人民医院“组团式”援藏医疗队  

责编:汪铁铮)

附,专家简介:

孔军,男,中共党员,主治医师,医学博士。201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,获临床医学博士学位,并于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血液科工作至今,先后担任住院医师、总住院医师、主治医师。主要从事白血病的诊断和治疗,对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术及GVHD等并发症的治疗具有丰富经验。2017年获得新华网“人民好医生”称号。先后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4项、首都临床研究1项、临床药物研究4项,发表SCI论文3篇,发表核心期刊论文3篇。2016年全国血液学会年会、2018年美国血液学会年会、2019年血液学会医师年会壁报展示,2018年全国血液学会年会发言。

地   址: 医院地址(西直门院区):北京市西直门南大街11号
邮编:100044
ICP备案信息:京ICP备10005257      京ICP备05082109    COPYRIGHT ? 2004-2010
医院总机:88326666

网站建设:北京分形科技

官方
微博
请提
意见

官方APP

微信